联系方式

电 话:010-84195100

地 址:北京东城区安定门东大街雍和大厦E座510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系列报道10】生态评估揭示自然保护区的价值

生态评估揭示自然保护区的价值

本报记者 高鹤

当前,正如国家主席习近平所说的“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性已经成为了公众的共识。

不过,在自然保护区建设投资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投资方面还是存在着或多或少的疑惑。比如投资于自然保护区不能产生直接的经济效益或者经济效益很低,其他效益又不能定量计量,那么怎样判断投资的合理性和可持续性?建立自然保护区必然需要将区域内的自然资源封闭地保护起来,从而丧失了大量土地资源的机会价值,是不是会影响地方的资源开发和经济发展?

“这些疑问用一份数据就可以回答。这就是对自然保护区的资源价值进行全面的专业评估,尤其是其生态价值。”北京中林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生态与环境价值评估中心主任景谦平博士告诉记者,黑龙江三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就曾委托北京中林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开展了对三江自然保护区的森林资源价值评估工作,为的就是搞清楚保护区的全面价值。

越“合身”的评估方案越专业

要搞清楚自然保护区的价值,不是那么容易。正如业界评价的那样,这次评估切实地展现了中林公司先进的评估理念和扎实的专业素养。这其中,“量身订制”的评估方案功不可没。

在景谦平看来,评估工作要有总体的评估框架。根据委托单位实际状况的不同,报告中体现的生态价值评估的指标应各有侧重。“所以,我们为客户提供的评估方案都是‘量身订制’的,这样才能准确反映委托单位的森林价值数据。”

而针对三江湿地资源丰富的特点,中林公司将评估范围锁定在保护区内森林资产价值评估和森林生态产品价值评估两个方面,并着重对湿地资源开展科学评估。在报告中,中林公司向保护区详细列出了森林资产价值评估所包含的林地资产、立木资产、林木碳资产、林地土壤碳资产、土壤营养物质资产等数据。

在森林生态产品价值方面,中林公司的评价更是针对保护区特殊的自然属性,详细地反映出森林生态服务的价值。

通过物质产品价值和森林生态服务价值两个方面的评估数据,报告全面反映了保护区的涵养水源服务、保育土壤服务、碳汇服务、改善环境服务、释放氧气、减少空气污染物服务、维持生物多样性的生态产品价值。

北京中林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博士吴栋栋告诉记者,三江自然保护区中,三江平原是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回流冲积形成的低地平原,是我国沼泽湿地集中分布且面积最大的区域,也是我国东北端的一块面积最大、破坏最轻、具有原始风貌的典型湿地。

“这块湿地的价值巨大。它与三江自然保护区的森林关系又非常紧密。因此,这次对于三江自然保护区的森林资源价值评估工作收获良多。”景谦平告诉记者,这次评估对于中林进一步研究森林与湿地相互关系,科学、准确地评价三江自然保护区森林生态价值,为加强三江自然保护区生态系统综合管理、推进保护区建设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可靠的决策依据,都有着重要的价值与作用。

而评估结果也同样证明了自然保护区的最大价值正在于生态价值,而这一宝贵价值是可以计量的。如果仅以传统的经济效益(物质产品)来衡量投资的合理性显然并不全面。

这从一个侧面揭示了三江自然保护区建设投资的重要性和迫切性,解答了之前的疑惑,提高了人们对保护区建设投资的认识,促进了对保护区建设的持续性投入。

专业评估结果来自于顶尖的技术支撑团队

毫无疑问地,这样专业的资产评估必然离不开高端专业的技术团队和国内顶尖的智库团队的支持。

事实上,接受委托后,中林公司就与北京中林联研究院的专家及工作人员组成了项目组,联合对委托单位进行评估、核算工作,赴现地进行调研和现场勘测,并多次召集专家研究讨论,于2014年3月形成了《黑龙江三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生态价值评估报告》。

北京中林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总经理宋力笑称:“为了这次评估,我们也是蛮拼的了,不仅出动了我们公司的专业精英团队,还邀请了中国林业智库的多位专家参与了此次评估。评估的专业性更进一步保障了最终价值数据的科学性和可信度。”

记者了解到,中国林业智库正是中心的技术支撑团队。由国内外林业界百位顶尖专家、教授、官员和在国外学有所成的著名专家联合组成的一个民间林业技术和咨询实体机构,有一流的水保、治沙、湿地管理和景观设计专家,也有经历20年研究建立起森林生态系统资产评估理论和技术体系得到国际承认的学者。

如此强有力的智库支持,正是中林公司此次评估三江自然保护区森林资源价值中的深厚底蕴。

专业资产评估惊喜“补位”绿色GDP评价

此次评估还有一个更加重要而深远的影响,即用事实和专业证明了资产评估完全可以“补位“于我国绿色GDP的评价,为绿色GDP产生出科学合理的数据提供了专业的支持。

“森林资源核算框架体系,应包括资产核算、生产核算(产品与服务核算)两个方面。森林资产价值的核算反映出森林资产存量及其增减趋势,可揭示出森林资源经营的可持续性;森林的产品和服务核算是一个流量核算,可以评估森林生态系统的物质产品和生态服务的产值,为绿色 GDP 核算奠定基础。”团队专家为业内一直混淆的概念做了明确区分。

据专家介绍,传统的森林资产概念,仅指土地、立木等有价的、可以进入传统市场的部分,并不包括其他资产,特别是生态资产。但是,这些生态资产因其能够产生可被人类利用的生态服务,实际上也是有价值的资产,理应对其进行计量和计价。

森林生态系统虽然具有很多功能,但只有对人类社会有益并被社会利用的才能转化为“服务”,且具有时间量纲。在将来的绿色国民经济核算中,只有这些生态系统服务,才应当被纳入绿色 GDP 评价。